唐凌然

【周江】有生之年

文笔渣慎点
私设多
古风paro

一、
江波涛最近得了个木偶。
江家祖上有人跑去当了个伶人,惹得家主震怒,将其逐出家族,其兄长在这之后倒是偷着和他有些联系,也时不时给这个自己最小的弟弟一点儿接济。后来那班伶人被选入宫中表演,恰逢政变,兄长偷偷留了这木偶当做纪念。后来兄长做了家主,这木偶便完好地传了下来。
木偶是个将军模样,雕刻得颇为精致,细看下还能看见铠甲上的纹路。旁边配了两把长枪,枪上倒是没什么装饰,不过也可能是时间久远而没了。五官清晰,是一副坚毅的表情,倒是极好看的,好看到胜过江波涛见过的每一个人。
江波涛一见就心生欢喜,他生来一颗七窍玲珑心,待人处事皆得家主赞扬,不出意外便是下任家主,讨要这样一个小玩意自然是给的。何况现在已经没什么人清楚当时的故事,只当是个精巧的小玩意,并不值什么,后生喜欢,随手赏了便是。
木偶是躺在盒子里的,倒是没什么灰尘,江波涛试了下,关节还可以活动,只是他不太会操控,倒是没那么灵活。他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看了一会,只觉巧夺天工,眉眼间尽透着一股灵气,喜欢得紧。
而像江波涛这种被看重的世家子弟都是很忙的,没过一会就有人来打扰。江波涛把木偶放回盒子里,忙着回应对方的话,一瞟眼倒是扫到了盒子上的一行小字。
“周泽楷”
倒是个好名字呢,江波涛这样想着,起身跟着来人走了。

这一走就是数十日,江家大少爷的东西自然没人敢动,打扫也不会看其中内容,木偶就如百年来常做的那样静静躺在盒子里。这次是七王爷方明华的事,说起这方明华,倒也是个奇人,自小无心权利,在宫内倒是养出了一副洒脱性子,还习得一手好医术,又善于识人,与江波涛及一众少年乃是至交好友,去年娶了情投意合的王妃,直称人生无憾。只是身在皇家难免有些身不由己,这次找江波涛乃是想让他来寻找一味难得的药材来给妻子养胎。
江波涛先是恭贺了几句,又细细询问了一番药材样貌,便亲自前往监督。他本就善于交际,药材找寻倒是没花多少时间,还带回来不少当地特产。只是那药材运送颇需注意,这才花了不少功夫。
临走的那天晚上来了伶人戏团,村里的小女孩扭扭捏捏地跑来邀请江波涛,同行的杜明在一旁幽幽地说着酸话,惹得小姑娘羞红了一张脸,最后一跺脚,羞羞哒哒地跑了。
杜明幽幽地说:“江哥,你也给小的们留点啊。”
江波涛悠悠地摇着扇子微笑:“唐……”
杜明迅速收敛,几近站出一个军姿:“没什么,江哥,晚上去看戏吗?”
话题转移得十分粗糙,不过还算有用,江波涛扇子一收:“准了。”

几天后。
江波涛回到江府的时候已是傍晚,家主体谅他舟车劳顿,慰问了几句就让他回房休息。身旁跟着的丫鬟跟他偷偷抱怨最近府里有人偷吃糕点,还怎么都抓不住,江波涛当个趣闻听着,顺便帮小丫头想了个法子,小丫头喜笑颜开地跟他道谢,到房间门口就跑了。
江波涛心情不错地进房关门。
“回来了。”
身后突然传出来个幽怨的声音。
江波涛浑身一僵。